细思极恐:虾须镯被偷的背后,其实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!

浏览:1585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2日

在《红楼梦》第四十九回结尾处,出现了一个小插曲,平儿遗失了一个手镯,也就是后来我们所知道的虾须镯。

平儿得知后,四处寻找,但王熙凤一听,便让她不用担心,还对其保证,不出三天,一定能够找到手镯的下落。

果然,到《红楼梦》第五十二回,平儿便跑到了怡红院,偷偷摸摸地将此事告诉了麝月:

只闻麝月悄问道:“你怎么就得了的?”平儿道:“那日洗手时不见了,二奶奶就不许吵嚷,出了园子,即刻就传给园里各处的妈妈们小心查访。我们只疑惑邢姑娘的丫头,本来又穷,只怕小孩子家没见过,拿了起来,也是有的。再不料定是你们这里的。幸而二奶奶没有在屋里,你们这里的宋妈去了,拿着这支镯子,说是小丫头子坠儿偷起来的,被他看见,来回二奶奶的。

从这,我们可以看出,平儿的虾须镯,确实是由坠儿所偷。

只是,一旦我们仔细回顾一下这件事的过程,又会发现,这其中,包含着三大不合理处。

第一个不合理的地方:作为怡红院里的丫鬟坠儿,她为何会选择着在众目睽睽之下,偷平儿的手镯?

平儿是谁?她是王熙凤的得力助手,是荣国府权力的代表;坠儿进贾府多年,对平儿的身份决不至于陌生。

同样,正如麝月所说,作为怡红院里的丫鬟,坠儿也是见过世面的,一个手镯她就忍不住下手?这显然,不符合逻辑。

第二个不合理的地方:平儿洗手的时候发现手镯少了一个;为何到了最后,她轻易说自己的手镯遗失在雪地里,凤姐就信了?要知道,当时在场的人,不是一两个。作为荣国府代理管家的凤姐,显然也不是这么容易糊弄的。

第三个不合理的地方:为何坠儿偷了虾须镯几天后,宋妈才发现了此事?这一点看似容易理解,其实又疑点重重。我们从犯罪心理来分析,在明知众人查询手镯被偷一事,作为偷窃者的坠儿,她为何还会如此招摇以至于被发现?

因此,带着这三个问题。我们有必要重新来看待这件事。

一、坠儿为何会偷平儿的手镯?

正如前面我所疑惑的,贾府那么多的主子,偷谁的不好?她要偷平儿的?选择的还是众人集聚在一起的时候。

不过分的说,她这样的行为,无疑于自寻死路,偷窃偷到管家这来了,不是作死吗?

因此,从这一点来看,坠儿偷窃一事,从动机上说不过去。她的这一行为,只能有两种解释。

第一种,被人威胁而不得不这样做;第二种,自愿这样做,想要以这种方式离开贾府。

但显然,无论哪一种,我们都能体会出其背后隐藏着事情,并且,这件事情,同坠儿紧密相关。

而回顾前八十回,能与这一点对应的,只有滴翠亭事件了。

《红楼梦》第二十七回,薛宝钗因为扑蝶而来到了滴翠亭,偷听到了小红与坠儿讨论贾芸捡到小红手帕一事。

又回道:“你别胡说!他是个爷们家,捡了我们的东西,自然该还的。叫我拿什么谢他呢?”又听说道:“你不谢他,我怎么回他呢?况且他再三再四的和我说了,若没谢的,不许我给你呢。”半晌,又听答道:“也罢,拿我这个给他,就算谢他的罢。——你要告诉别人呢?须说个誓来。”

……

宝钗在外面听见这话,心中吃惊,想道:“怪道从古至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,心机都不错。这一开了,见我在这里,她们岂不臊了。况才说话的语音儿,大似宝玉房里的红儿。她素昔眼空心大,最是个头等刁钻古怪的东西。今儿我听了她的短儿,一时人急造反,狗急跳墙,不但生事,而且我还没趣。如今便赶着躲了,料也躲不及,少不得要使个‘金蝉脱壳’的法子。”

从宝钗的内心独白中,我们可以看出,小红与坠儿讨论的,是被世人不齿的男盗女娼之事。而一旦这样的事被传扬出去,只怕小红、贾芸以及充当这其中私相传递的坠儿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

薛宝钗因为深知小红的性格以及背景,不愿意得罪她。因为,为了摆脱自身的嫌疑,她想了一个金蝉脱壳的办法,将偷听一事,嫁祸给了林黛玉。

但作为读者的我们都明白,真正知道此事的,只有四人:贾芸、小红、坠儿、宝钗。

所以,联系这一点,我们大致可以推测出,坠儿偷手镯一事,同滴翠亭事件有关。相比滴翠亭事件被揭发的后果,远比她以小偷的身份被撵出要悲剧的多,因此,她才会甘愿这样做。

二、王熙凤为何如此轻易地相信了平儿的谎言?

王熙凤此人,作为荣国府的代理管家,周瑞家的曾说,她有一万个心眼子,十个男人也比不过她。也是因此,对于平儿所说的,凤姐相信了她的谎言,我们基本可以断定,这是不可信的。

因此,只有一个可能了,那就是,平儿来找麝月,隐藏虾须镯一事,是由她们二人商量的结果。

对于这一点,我们很好理解,作为当事人的小红、贾芸,他们都是王熙凤手下的得力干将。因此,她绝对不会因为滴翠亭事件,保住坠儿,而处罚被自己看重的二人。毕竟,王熙凤从来就不是一个一心认定原则的人。

所以,在这件事件中,王熙凤与平儿,成功的包庇了小红与贾芸二人。同时,为小红清理了一个重要的威胁。

三、宋妈为何几天后才发现坠儿所偷的手镯?

从犯罪心理学而言,一个小偷,在偷了物品时,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将其隐藏在非常安全的地方,直到风声过去再去处理脏物。

然而,我们从原文中,可以看出,宋妈是在其偷窃几天后,才发现的。这显然,不符合逻辑。要发现,也应该在第一时间才对。

那么,这里面包含了什么问题呢?

在这里,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,那就是袭人。

在坠儿偷窃平儿手镯时,她是在贾府的。但到了坠儿一事揭发,到坠儿被撵这个过程中,袭人却并没有在贾府,而是回家看望病重的母亲随后尽孝去了。

也是因此,撵坠儿一事才会落到晴雯的头上。

晴雯,在贾府之中,口碑极差,无论丫鬟、婆子,对她都恨之入骨,也是因此,在小白看来,宋妈在得知此事后,并未直接向凤姐、平儿回话,而是有所延误。

在这,我们还需要注意一点,那就是,袭人的母亲生病一事。按其哥哥的意思,她母亲的病不是一天两天了,到他回复王夫人,让袭人回去看望母亲时,她的母亲,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。

这难道是巧合吗?既然她的母亲生病,袭人的哥哥为何不早一点来求王夫人?要知道,袭人的家离贾府非常的近。

所以说,袭人回家的时间有问题,太巧合。宋妈向凤姐汇报的时间同样有问题,作为贾府的老妈子,竟然连凤姐的作息时间都不清楚,特意挑选凤姐不在的空档?

联系这一系列的疑惑。我们大致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。

坠儿偷平儿的虾须镯,是受人指使的,或者说,是被人威胁的。至于威胁的借口,就是她曾参与了私相传递一事。

宋妈在发现坠儿偷手镯后,没有第一时间向凤姐汇报,包含了其私心,那那就是她对晴雯的不满。等袭人回家后,她再将此事告知凤姐与平儿,最终,她们之间,想出了这样一番说辞。

最后,利用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的晴雯,撵走了小红与贾芸之间最大的威胁。

主营产品:水质分析仪,其他室内环保检测仪器,气体分析仪器,环境污染监测仪器,大气采样仪,其他环境检测仪器,粉尘采样仪,环境检测在线系统,其他专用测试仪器